一位“奶爸”的小年夜

推荐人:杨骏 来源: 时间: 2018-01-11 21:47 阅读:

   人们爱过节。除夕、元旦、情人节、七夕……每一个大小节日都有着值得欢庆的理由。春节,更是国人举国欢庆、无比珍视的重要节日。然而对于许许多多公安民警而言,春节只是无数个“我在岗位上”的平凡的一天。 

  小年夜下午,一位60多岁的阿姨推开支队接待室房门:“领导呢,我要找你们领导!”我循声走出:“怎么了?阿姨。”没等我问完,老阿姨就抬高嗓门说道:“领导,我今天来就是找你要个说法,我要请你好好管管你们的民警!这两个礼拜,我来找了他无数回,可他回回都不在,他这叫上的什么班?天天不在岗,严重不作为!这眼看就要过年了,我的案子还有没有人管了!”一口气说罢这一长串话,阿姨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,眉头紧锁地看着我,显得焦急而又气愤。

  阿姨不认得我,但我认识她。她是一起非法集资案的投资参与者。不久前来报案时,她声泪俱下的场景我依稀记得。而这起非法集资案件的承办民警,正是阿姨高声控诉的那位连续十多天不知所终的民警——赵晓宇。

  我给阿姨端了杯热茶,请她坐下:“阿姨,喝杯茶消消气。别说您老见不着他,就连他刚出月子的爱人也很久没见着他人影啦!”喘着粗气的阿姨平静下来,不解地看着我:“他去哪儿了?”

  赵晓宇在西藏。是的,就在大家都满怀期待喜迎新年的小年夜当天,赵晓宇还在离家4000公里开外的青藏高原。不是为了一睹珠穆朗玛峰,也不是去看布达拉宫。此行,他是去执行一场艰难的抓捕。 

  年前,赵晓宇组里侦办了一起职务侵占案,案件主犯张某闻风而逃。张某的出逃,令“执拗”的赵晓宇寝食难安,他几乎每分每秒都想着将张某抓捕归案,给受害单位一个交代。然而,这次的情况又有所不同。

  不同之处在于,赵晓宇无法像从前一样大手一挥,把家里的一切丢给妻子去打理。他的妻子二胎分娩在即。与欣喜、期待相伴而来的,是照料高龄产妇和迎接新生命到来的艰辛与不易。加之家中年迈的老人和刚上小学的女儿,扑面而来的生活琐碎让他变得忙乱和慌张。不久之后,小女儿诞生,更让赵晓宇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力不从心。白天忙于工作,夜晚照料妻女,一切艰辛都写在了这位新晋“奶爸”满是倦容的脸上。

  元旦过后,赵晓宇得到线索:张某出现在西藏拉萨。这让赵晓宇欣喜不已,他决定立即出发开展抓捕。而此刻,他的小女儿出生不到一个月。考虑到这个情况,队里打算安排其他同志出差,却被他婉言谢绝了:“没事儿,我家人都支持我!再说西藏条件艰苦,我身体底子好,领导您放心!”当天,他就和队友一路辗转历经8小时抵达了拉萨。

  越是身体好,需氧量就越高,当晚赵晓宇和队友就上吐下泻。尽管如此,第二天一早,赵晓宇和队友们依然强打起精神开始工作。一月的西藏,寒冷刺骨。工作不是旅行,三个大男人走在街上来来回回,容易引起怀疑,他们只能装作旅游者,走走停停,双眼却尽可能多地捕捉身边的景象。排摸过程中,为了避免引起当地居民的注意,赵晓宇和队友们没有使用氧气瓶,但是每踏出一步,步履之重、之艰难,可能只有他们自己能够体会。 

  历经十余天的排摸,他们终于查实了嫌疑人张某的住处,并将其一举抓获。小年夜当天,将张某从拉萨押解回沪。 

  听完这个故事,先前气愤难平的阿姨终于理解了民警“不见踪影”的原因,阿姨感叹道:“唉,这位‘奶爸’真不容易!我理解我理解。希望宝宝健康成长!”

 

作者:杨骏

你可能也喜欢这些

小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