母亲做的红薯炝锅面

推荐人: 王文莉 来源: 时间: 2017-12-09 22:06 阅读:

  小时候,冬天的餐桌上除了萝卜就是白菜,母亲总想尽法子给我们做好吃的,其中的一道红薯炝锅面,让我一直念念不忘。

  那年冬天,我对着母亲不停地抱怨:“妈,最近一天三顿不是腌白菜、就是炒萝卜,好不容易改善伙食蒸卤面和包饺子,也是红白萝卜唱主角,我实在是吃腻了!”母亲抚摸着我的小辫子和蔼地说:“冬天没啥新鲜菜,别说你吃腻了,大人天天吃这些也没啥胃口,明中午给你变花样。”听母亲如此说,我撅起来的小嘴舒展开来,心里颇期待第二天的午饭。

  第二天,我中午放学到家,母亲正在忙着擀面条,案板上还放着切好的红薯块和一小把菠菜。看着这两样简单的食材,母亲笑着说:“你先去烧锅,我马上就给你做红薯炝锅面。”虽然母亲平时也做炝锅面给我吃,但用红薯做还是第一次,到底会不会好吃,我脸上挂满大大的问号。母亲自信地说:“今天的面条肯定好吃,你赶快烧火吧!”

  我点火添柴,母亲给锅里倒上菜油,趁着热锅凉油,将切好的滚刀块红薯,加入葱姜蒜一起爆炒,倒入酱油后添水煮沸。母亲又将切好的三角形面片下到锅里,添过二次凉水煮沸,下入菠菜煮开,捞出盛碗,整个过程行云流水般一气呵成。看着油汪汪的碗里,飘着碧绿的菠菜,雪白的面叶,金黄的红薯,我不由自主地直流口水。

  我正想去端碗,母亲制止了我:“去把案板上的小碗拿过来,加点葱花和红辣椒,吃起来才更香!”我端来调料碗,里面是葱花、芝麻、油辣椒、生抽、香醋调成的料汁,舀了两勺放到面条上,看起来更让人垂涎欲滴。我迫不及待地用筷子搅匀面条,挑起些面叶塞入嘴里,面片筋道有嚼劲,混着菠菜、葱蒜、芝麻、油辣椒和生抽的鲜香,在口腔里蔓延扩张,真是美妙的享受。

  我夹起一块红薯,入口先是咸味,紧接着是红薯的甜,和平时的烤红薯、蒸红薯、煮红薯的味道截然不同,这种咸中带甜,甜咸相间的口感,完全是一种新奇的感受。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:“妈,真没想到炝锅面里的红薯更好吃呢!”

  母亲微笑着说:“趁热赶快吃,喜欢吃明天继续给你做!”我点点头,大口嚼着炝锅面,将碗里的红薯、面汤吃得一滴不剩,意犹未尽地说:“比夏天的炝锅面好吃多了,是不是因为红薯的缘故?”母亲有点伤感地说:“傻丫头,到啥季节吃啥菜,冬天食材有限,妈妈只能用红薯炝锅了,好在还能挖点菠菜和葱蒜调个味,不然这面条又能好吃到哪里去?”

  年幼的我,没有听出来母亲的那份愧疚,只是在回味刚才的一番美味。后来,红薯炝锅面就成了我童年的最爱,甚至一直保持到现在。红薯炝锅面里盛着童年的苦和甜,更盛满了深深的母爱,让我沉溺其中,甘之若饴。正是这道爱心炝锅面,让我永远记得这专属于母亲的味道,希望这种美好一直伴我左右,让我长久地幸福着。

 

作者: 王文莉

你可能也喜欢这些

小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