校园里的往事

推荐人:王辉城 来源: 时间: 2017-11-30 19:16 阅读:

   我的高中车田中学位于广东龙川,建于1941年。我读书的时候,全校师生应该达到近十年的巅峰,大概三千余人。每天早晨,朗读声准时“占据”校园、偶有偷懒的学生,匆匆忙忙穿过校园,跑向教室,是我脑海挥之不去的记忆。

  对于文学,我早有向往之心。初中的时候,虽然也编织过一些故事,但毕竟是属于自发,没有接受老师的指导。我最初的文学教育,就来自语文胡老师,刚从师范毕业没几年的她不会说客家话,普通话却很标准。这让她在学校里显得特别。当时,广东正好实行教改,学校因此发了一批语文拓展阅读书,里面都是古今中外的名篇。

  拓展阅读书里的内容,并非教学任务。胡老师满怀热情,觉得语文课应该更活泼,学生应该接受到更多优秀的文学作品。因此,她经过权衡,决定每个月上一节文学课,讲的是经典小说名篇或散文名作。这是我非常喜欢的一堂课,可以说是让我首次接受到严肃文学。

  王维的《山中与裴秀才迪书》,至今仍是我非常喜欢的一篇散文,其语言之清净、意境之美,让我向往不已。当时我只是一名高中生,哪里懂得句子背后的深意?卡夫卡的经典短篇《变形记》也是在文学课里接触到的,胡老师让我记住了格里高尔变成了甲虫。

  我把一些自己满意的小说,誊写在稿纸上,然后满怀忐忑地递交给她。之后,便是急迫地等待,我惶恐,又期待。惶恐的是自己写的不好,遭到老师的批评,期待的是高中生写小说可以得到老师的认可。可是,等待的日子,时间过得真慢啊,仿佛停止了一样。直到第二周的一节语文课后,胡老师叫住了我,把作文本交给我。我打开一看,里面批满了修改意见,指出我行文中的错谬。文章结束后的意见,也写了长长的近千文字。

  因工作关系,胡老师与丈夫分居两地,孤身一人在言语不通的校园里带着年幼的孩子生活工作。批改学生额外的作文,会增加她多少工作量,挤占多少业余时间,而这一切,我也是在自己工作后,才有所了解。

  胡老师教我的时间并不长,我在高中时期短暂的“文学创作”,也因高考的临近而中断。我之后转到市里学习,曾对未来感到迷茫,给胡老师写过几封信,倾诉自己的不安,很快,就收到了回信。她在努力安慰着、指导着曾经的学生。

  前些年,我还偶尔跟老师联系,打听老师工作的情况。从她口中得知,她已经调到市区工作。而我,来到上海工作后,时间愈发局促,就连回家都成了奢侈之事。

  学校现在怎样了?有时,我偶尔会在朋友圈看到老同学重回学校,晒出的一两张照片,校园里的雕像、大楼除了陈旧点,似乎没有改变。校园里的树,也是一如往昔。好像,时间在这里静止。

 

作者:王辉城

你可能也喜欢这些

小船阅读